韩国黑白电影《兹山鱼谱》

影视资源 6个月前 虾米
333 0

《兹山鱼谱》是2021年上映的韩国古装历史黑白电影,影片讲述了朝鲜士大夫“丁若铨”因为辛酉迫害发配流放黑山岛,在岛上生活,接触各类海洋生物,于是写作了《兹山鱼谱》。

韩国黑白电影《兹山鱼谱》

看完电影其实我对丁若铨编写的讲述渔民“文淳得”海洋漂流故事的《漂海始末》更感兴趣,你要是也感兴趣,可以看看下面的附录,是我转载的ptt的一篇文章!

这两本古籍我都找到了原版,都放在了一起,感兴趣的可以下载查看!

阿里云盘:https://www.aliyundrive.com/s/G2EcCesjfyk

想要了解《兹山鱼谱》的写作背景详情可以查看下面两篇文章

对《兹山鱼谱》这本书的简要介绍

《兹山鱼谱》:朝鲜士大夫丁若铨的流配生活

兹山鱼谱:豆瓣电影

阿里云盘:https://www.aliyundrive.com/s/NHJm1RGpSTG

磁力链接:(字幕)推荐磁力搭配字幕,没有烦人的水印

magnet:?xt=urn:btih:a2975c910e19ec77d6d1433af1ebf33ee1681e01

韩国黑白电影《兹山鱼谱》

附录:《漂海始末》朝鮮漁夫“文淳得”的呂宋漂流記

文淳得(1777~1847)字天初

是全罗南道牛耳岛出身,捕魟鱼的渔夫

根据他的漂流记录「漂海始末」记载:

1801年(辛酉)12月,他从牛耳岛搭乘小船
与叔父文好谦 及 李白根、朴无碃、李中原、少年金玉纹 一同
为了购买魟鱼,前往大黑山岛以南数百里的苔士岛。

1802年(壬戌)正月18日,从苔士岛出航返家
在接近小黑山岛的时候,突然遭遇到从西北方吹来的大风
往小黑山岛南方漂流数百里,看见了鸟岛却无法靠近

第二天清晨,虽然往东南方看见济州岛
但因风向的关系,多次尝试都无法靠近。

24日,遇东风,张帆向济州岛
25日,在济州岛之西,再遇西北风,往东南方漂流。

29日拂晓,东南方看见一座大岛,下锚停船
见六七人乘艇来,他们送来粥与水,得知这里是琉球国的大岛(奄美大岛)

2月2日,抵50里(一里=400公尺)外的 羊宽村(与路岛?)
当地人提供小屋居住,外有八人守之,在此滞留一个半月以上。

3月20日,移动到十里外的 于禽岛(请岛?)
29日,经 德地岛(德之岛)、良永府(冲永良部岛),
抵达 立沙岛(与论岛),在此受风的影响停留四日。

4月4日抵达白村(泊村,今 那霸港)
在这里透过懂朝鲜语的翻译,诉说漂流的事情
提供小屋居住以及饮食、衣服(每人每日供米一升五合、蔬菜数器、猪肉闲日一供)
生病的时候也有医师诊断及发给药物。

10月7日,三艘船向中国出发,其中两艘载琉球朝京之人,
另一艘载 文淳得等六人 与 福建同安县的漂流民32人、琉球人60人
到 马齿山岛(宫古岛)停留十日。

16日出船,遇西风及东北风,向南漂流。

11月1日,漂流到吕宋的马宐地方(今 Cabugao市 Salomagu港)
琉球人与中国人当中的十五人,游泳上岸
但隔天只有九人回来,六人被当地人带走。

12日,船抵达 一咾[口尾](今 南伊罗戈省首府 Vigan)
此地有福建人数十户居住,同船的福建人向他们借住,与琉球人别居
这些福建人向同乡借钱,恣意饮食,又邀我辈(朝鲜人)同居
乃因这些债务的返还必须由琉球人负责之故。 (最后付了大银钱六百[披索?])

(送还难民所花的费用,琉球 → 清,由琉球负责
入清之后 → 朝鲜国境,由清负责
进入朝鲜 → 由朝鲜负责)

1803年(癸亥)2月,琉球人请求出航
福建人说四月才有南风,非顺风不可行
琉球人胁之诱之,五名福建人与四名朝鲜人(叔父文好谦、李白根、朴无碃、李中原)
随琉球人前往港口。

琉球人再来督促,福建人坚拒,
琉球人等候十日后离开,出航。

余下的福建人及朝鲜人文淳得、少年金玉纹
在没有了琉球人的援助之后,得自己想办法生活,
获得华人第三代的富有修道人 蔡先生 的援助
赠米五十篓又赠二十篓,又赠银不少。

(两人并不只是接受援助而已
自己制作风筝、砍柴卖钱维生。 )

到了8月28日,有一艘五月从广东来的吕宋商船
在马尼拉政府的安排之下,要前往澳门,漂流民与之同往。

(与琉球船不同,商船要求上船要付钱
如果漂流民受吕宋官方援助,吕宋官方会付这笔钱
但文淳得在吕宋是受华人社会援助,船资必须自己负担。 )

9月9日,抵广东澳门
有众多吕宋人、西洋人居住,人口密集,有许多两层楼的房屋
在此接受官方调查,接受招待。

(当时的朝鲜包括王宫在内,都是平屋,几乎没有两层楼以上的房屋)

在澳门停留三个月,12月归国。

(「漂海始末」在这之后的叙述都非常简洁。)

12月 7日,出发,抵达香山县,护送者两人。

11日,乘船三日,抵达广东府。

13日,入总督府,出南海县,抵达粤关。
在这里,当地人带了两位安南人来见我们。

1804年(甲子)

3月17日,走陆路,另行船十一日,抵达南雄府保昌县。

4月 5日,越过梅岭,抵达江西南安府。

6日,乘船三日,抵达康州府。

9日,乘船四日,抵达江西府,停留一日。

14日,乘船六日,抵达南京。

20日,乘船大约五十里,抵达上元县金陵。

21日,渡过大江(长江),再乘船二十里,在芜湖县住宿。

22日,乘船六十里,抵达扬州府。

23日,乘船四日,经过三甫(不详)

26日,从三甫走陆路,过桥五里
度过沙岛,在淮阴馆住宿。

27日,乘车三百里,进入山东。

5月19日,到达皇城(北京)。

20日,前往顺天府,在大兴县停留三日。

22日,拜谒礼部,停留在高丽馆。

28日,朝鲜的 黄历賷咨官 抵达北京。

(册封体制下,每年前往北京受领黄历与咨文的使节)

11月 4日,乘车出发。

24日,通过栅门(朝鲜国境)

27日,到达义州(平安北道)

12月16日,到达京城(首尔)

30日,到达多庆浦

1805年(乙丑)

正月1日,乘船。

8日,归宅。

以上便是 文淳得 的漂流路线。

在 文淳得 回到牛耳岛之后
由被流放到牛耳岛的 丁若铨(1758~1816)在1806年末,听取口述记录下来,
后由 李纲会(1789~?)于1818年汇整成「漂海始末」。

「漂海始末」分成三部

第一部为上述漂流记录

第二部为详细记录琉球与吕宋的社会
包含 风俗、宫室、衣服、海舶、土产 等五项。 (朝鮮王朝後期漂流記録にみる対外認識について ─「漂海始末」を中心に─
中央大学論集 第34号 2013年2月 文純實)

第三部记录了112个汉字语词,以琉球语、吕宋语(他加禄语)的发音,用谚文标记。

另外还有一件巧事:

1801年(辛酉)10月
济州岛的唐浦漂来了一艘国籍不明的大船,船上30人
其中五人游泳上岸后,船上的人以为岛上的人要加害那五人
赶紧起锚逃走,船到达日本,但大多数人都溺死,只剩两人由日本护送到南京
之后送到粤关再归国。

(这两人就是上述的 在粤关,当地人带两名自称安南人的,来见文淳得)

在济州岛上岸的五人,朝鲜人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国家的人
12月将他们送到中国去,当时送返遇难的外国人,除了日本人外,都透过中国处理

清朝这边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国家的人,再将他们送回朝鲜。 (《纯祖实录》)

途中一名病死,四名抵达济州岛,再一名病死。

一直到1807年这段期间,三人就滞留在济州岛。

1807年,在调查一件漂流到济州岛的琉球人事件时
召唤这三人到场,结果有一位琉球人翻译,对三人说的话有反应

这位琉球人翻译说,他在1802年的时候
曾经共乘一艘从琉球出发要往福建,护送朝鲜人漂流民的船
但途中漂流到吕宋。 (正是文淳得搭的那艘船)

因此,朝鲜的官员找到文淳得
要他帮助调查这三人的出身地。

文淳得看三人的容貌与衣服与吕宋人相似
尝试以吕宋的方言(他加禄语 Tagalog)询问三人,
一句一句都对得起来!三人高兴得哭喊大叫!

这时已经是1809年(己巳)6月26日的事。 (《纯祖实录》卷一二 纯祖九年六月乙卯)
距离三人漂流到济州岛已九年,才知道他们来自吕宋。

在粤关与文淳得见面的两名安南人
便是与这三名吕宋人同船的商人。

文淳得在遭遇漂流之前一个月的辛酉年11月,就听过这件事,

「漂海始末」中有记录到:

余自想辛酉十一月,在家闻有一舶来济州,五人下陆,欲问情而执之,
舶人弃五人,而张帆而走,五人留如漆,言语文字不通,不知为何国人矣,
安南人所传必此事也

巧合的是,
这一段叙述竟可连结到之后1809年文淳得认出三人来自吕宋
这就是缘份(?)

李纲会在1818年的整理
可能加入了文淳得认出三人之后的感叹:

况余覉旅三年赖诸国之恩,生还故国,
而此人尚在济州,安南吕宋之人谓我国何,如良可槐汗

版权声明:虾米 发表于 2022年3月24日 pm2:23。
转载请注明:韩国黑白电影《兹山鱼谱》 | 四粒米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